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純粹突發

※菊丸中心視角

  

 

 

 

 

 

  最近很心煩。

 

  什麼事都不太對勁,任何人事物都像故意要阻礙我。

 

  前幾天的早上,才輕輕擠一下,牙膏就直朝我暴衝,不管我怎麼洗,仍然覺得臉上殘有(化學)草莓的味道。當天輪到我做早餐,不小心把荷包蛋給烤焦了,二哥臭罵我一頓,大姐問我是不是哪裡發燒了,但是她是帶著嘲笑的語氣。我沉住氣,默默吃起自己的份,不算是細嚼也沒有到虎嚥的地步,竟然嗆到了。經歷一番折騰,我以為終於可以跨出充滿厄運的家,結果在玄關絆倒了。

 

  接下來的幾天更是慘不忍睹,沒有太多氣力去回想這些。

 

  要說最慘的就是當了乾開發的最新飲料的白老鼠加上被手塚罰跑一零八圈吧!我自己知道沒有在狀況上,大石一樣愛操心,大家向我投射而來的關懷眼神我也接收到了。除了小不點和阿桃那兩個小子根本是在看我笑話,怎麼會有這種後輩啊?

 

  至於那個人,一如往常掛著雲淡風輕的微笑,我從來沒看懂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因此我一直很在意他,各種意義上的。

 

 

--

 

 

  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好像就已經無法自拔了。

 

  只要在學校的時間我們大部分都在一起,同班同學同桌而且同個社團的緣故。明明是習以為常的,他的外表他的言談他的行為舉止,瞇著的雙眼、勾起的嘴角還有飄逸的棕髮。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視線總是離不開他,也十分在意他的一舉一動。

 

  這就是喜歡上一個人的表現,在聽完我的描述後,二姐如此對我說。

 

  被二姐的一番話點醒,之後這件事並無太大的轉折。我的話,很快地確認對那個人的心意,然後持續著目光的追隨,暗戀這件事本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他的話,我不是很清楚。即便彼此成為對方生活中理所當然的存在,我卻不太瞭解他,說來有些可笑,但這的確是事實。目前可能確定的是,我想他應該沒有喜歡的人吧!從認識他以來也沒看他談過什麼戀愛,這倒是有點奇妙。喜歡他的女孩子多到數不清,爆滿鞋櫃的情書就是個證明,因為我常常幫忙女孩子們把那個人叫出去教室(果然是我人太親切了大家都要找我幫忙nya!),對了我也會幫他整理鞋櫃,我真是個好人。

 

  是說戀愛這種事還是小心翼翼地來比較好吧,這是從二哥的戀愛秘笈偷看學來的觀念。原本我是要觀察他一陣子再決定要怎麼行動的,否則不主動出擊真不符合我的風格。然而他最近似乎不太想理會我,午飯不一起吃、一放學就自己衝去社團,最可惡的是,上課我被老師點到要回答問題時,他竟然反常不提示我答案,彷彿要故意忽略我一般把頭撇開望向窗外。

 

  所以我才說任何人事物都像故意要阻礙我嘛!

 

  我現在站在教室外的走廊罰站就是個證明,因為我已經連續好幾次回答不出問題了,讓老師惱怒最後祭出這樣的懲罰要我清醒點。呿、我更不想被老師你禿頭的反光刺傷眼睛,不過這幾天已經夠煩了在外面靜一靜也不錯,再說至少不用面對坐我隔壁那個人對我的視而不見,我落得輕鬆。

 

  才這麼想著,老天爺便賞了我一巴掌。在我的內心獨白不斷出現的那個人,宛如是回應我對他的重視,逕自出現在我眼前,對我笑了一下便移動到我身側和我並排站著。

 

  「哇,天才也有被老師叫到走廊罰站的一天呀!」我不客氣地笑著,以慣用的調侃來掩飾內心的慌亂。

  「還不是英二害的,你把老師給惹火了,這次可不是蓋的哦。」他笑得一副無辜的樣子。

  「就算老師真的火大了,再怎麼樣你也不會出來罰站吧!你可是不二耶!哈哈。」

  「這個嘛……也是英二害的呢。」他皺起眉頭。

  「什麼啊?你自己被罰干我何事?」

  「呵呵,你覺得呢?」

  「我怎麼可能知道啊!我人又不在教室裡!」我開始表現出我的焦躁。

  「也是……是為什麼呢?」我才想問為什麼你站在這還這麼悠閒。

  「……。」

  「呵呵。」

 

  到前陣子為止,他是經常像這樣捉弄我的。只是這種熟悉的感覺,在此刻積累許久情緒的籠罩下瞬間成為炮灰。

 

  「我認輸總行了吧?說說你到底為什麼會站在這。」依循著往常的模式棄械投降,我邊壓抑著即將爆發的不快,反正撐過這一節課就可以擺脫他了。

  「太快了!不再掙扎一下嗎?」唉唉那副嘴臉真是太礙眼了。

  「嗯。不然你不想說的話,我也是可以不要聽。」

  「這次真是徹底被你擺了一道。」依然笑著。

  「是喔。」最好是啦是誰耍誰啊?

  「英二一直在我的腦內蹦蹦跳的,害我無法專注。」

  「……什麼東西。」

  「我的心也被英二佔領了,我很困擾的啊。」

  「……。」困擾的是我好嗎?

  「於是不小心發呆被老師發現了,接下來就變成這樣。」

  「就算你在發呆也有餘力應付老師的吧。」

  「所以我說都是英二害的。」

  「我無法跟上天才的思維……。」

  「我相信英二其實不笨的。」

 

  他突然睜開平常總是閉著的雙眼,真誠透徹的藍直盯著我。那代表什麼意思,我再明白不過。

 

  他是認真的。

 

  接收到這個訊息之後,直覺將我的思路導向一個不敢確信的結論。接著我感到一陣暈眩,這個時節的天氣還算涼爽,我卻覺得四周驟然悶熱了起來,連帶心煩氣燥的作用,我整個人快爆炸了。

 

  「你明白的,我喜歡你。」

 

  真正爆炸性的發言出現了。

 

  剛才直覺下的結論成真了,不、現在還處在壞事連連的時期啊,如果他真的喜歡我我當然很開心,但是不要在這個時候告白好嗎?我會懷疑這是老天爺故意開的玩笑。

 

  「英二不喜歡我嗎?」

  「……。」喜歡喜歡,我非常喜歡你!可是你真的喜歡我嗎?

  「呵呵,我還以為我們是兩情相悅。」他恢復成瞇瞇眼。

 

  動態視力讓我捕捉到了失落閃過藍瞳的剎那。不知為何,我感到左胸口悶悶的。

 

  ……好吧,跟你豁出去了。

  「難道不是我認為的單箭頭?」

  「英二怎麼這麼問,你喜不喜歡我自己應該清楚。」嘴角上揚的弧度不若平時的美麗。

  「我是很清楚。菊丸英二喜歡不二周助,這是一段時間的事實了!」

  「……英二你是笨蛋。」

  「對,請天才先生不要隨便騙我,你知道我很容易上當的。」我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就跟平常一樣受不了他的捉弄。

  「英二,是雙箭頭才對。虧我還說你不笨。」

  我臉一熱,「……你這個壞心的傢伙。」

  「我哪有,我說的話沒錯呀。」

  「好啊隨便你。那你這陣子不理我還不算是壞心嗎?」

  「這樣做是希望引起你的注意,英二好笨。」這傢伙居然給我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直接告、告白不就好了嗎?」

  「那樣就不有趣了啊。」他笑開懷,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撲了上來。

  「//////……你太愛捉弄人了。」

  「特別是對上英二的時候……對了。」他拉開一段距離,雙手抓住我的肩膀。

  「?」

  「我們少了告白後接下來該做的事。」

  「什麼?」

  「你懂的。」帥氣的臉龐漸漸向我靠近,他的鼻息令我的體溫急遽上升。

  正當我太過害羞順勢閉上眼時,他忽然放開我。

 

 

 

  「呐英二,下課了。」語畢,響亮的下課鐘聲刺進我耳中。

 

 

 

  「不二周助你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啊啊啊啊啊--煩死了!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49-6690ce0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