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大學同居生活

※請讓我無視原作

 

 

 

 

 

 01.  相擁入眠

 

  今天真是糟糕透了。

 

  這是小早川瀨那平安回到家門前的最大感想。

 

 

--

 

 

  結束完例行的部活後,臨時被教授喚去幫他處理系上的事務。美其名「幫忙處理事情」,實際上只是跑腿之類的差事,瀨那心想反正都從小做到大了,當作訓練也好能幫上教授的忙那更好,就沒有多放在心上,繼續鍛鍊已經長年處在同樣狀態的雙腳。

 

  殊不知這是不幸的開端。

 

  原本以為完成託付的任務他可以踏上歸途,然而說是為了答謝瀨那的協助,教授把他留下來吃一頓飯。不善於拒絕別人更拙於說話的瀨那,難以推辭教授的盛情也只好接受,迫於無奈留了一封他會晚點回去的簡訊給家裡的他。

 

  和教授道別之後意識到時間有點晚了,即便他給家裡留了信息,他仍然不希望那個人在家等他太久。瀨那嘆了口氣,重新抱穩胸前裝不進隨身包包的厚重原文書,亦是教授給的謝禮(瀨那開始覺得教授一開始的目的是這個),才沒走幾步路意外遇到久些不見的友人──水町健悟。

 

  一般來說,碰到這種情況總免不了一段敘舊,尤其是對於共同回憶特別懷念的時候。更何況對方是熱情開朗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的水町。

 

  雖然瀨那本來就是個不懂得回絕這門藝術的人。

 

  儘管與水町的再度相逢不忍說它是個美麗的錯誤,他很樂意同時和水町談得很開,無論是球場上的一切或是現在的大學生活。他們偶爾也提及了過去的隊友,泥門也好、巨深也罷,那些記憶好像只是不久前買下的新書,還飄散著剛拆封的氣味。

 

  但這也間接造就了後來狼狽的瀨那。

 

  說起來實在恰巧,當他們還依依不捨地卻毅然決然要結束話題的時候,從天空降下雨的使者,如萬馬奔騰直逼地上的人們而來。瀨那苦笑看著似乎更加興奮的水町向他打完招呼後蹦蹦跳跳地離開,回過神來急忙地將自己的背包隨意搜刮一遍,然後驚覺他一早把折疊式雨傘忘在玄關的事實。

 

 

--

 

 

  瀨那垂頭望著慘遭暴雨毒手的幾本原文書,怪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它們的想法出現,還沒思考完如何把書弄乾,腦中就接著閃過了什麼,他掏出了手機。

 

  『別太晚回家。』

 

  那是一封簡短的訊息,約莫於他和教授用餐的途中傳送的。

 

  往下檢閱尚有一通未接來電。

 

  瀨那心一涼,整身濕透都比不上的冷澈刺骨。

 

  他硬著頭皮,側身進入家門。

 

 

--

 

 

  他明白對方的個性並不是死板,僅是比別人多一點嚴謹,少一些變通罷了。縱使常有會讓他替他感到擔憂的時候,多傷點腦筋其實不算什麼,或許就如櫻庭所說的是瀨那特有的溫柔吧,即便是身為多年同窗好友的他不見得做得到全盤寬容。

 

  當然不是沒有立場對調的時候。

 

 

--

 

 

  「我回來了……。」他怯怯地環顧視線可及的屋內。

 

  沒有回聲,瀨那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反射性地鬆了一口氣,他甩甩頭,隨即回復方才神經緊繃的狀態,因為一樓的燈不全是暗的。

 

  「小早川。」熟悉的聲線直穿耳膜,卻聽不出情緒起伏。

  「對、對不起!」他下意識地不停鞠躬道歉,彷彿面前的進是陌生人一樣要以最高禮貌對待。

  「……。」

  見對方回以沉默,瀨那停止了他的習慣動作,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神,遲遲不願抬起頭。

  今天的事情怎麼說都是意外,不過瀨那的心中依舊升起了愧疚感,他總覺得自己不小心破壞了生活的規律以及對方的原則。

 

  明明心情是無比沉重的,此刻身體竟如釋重負。

 

  進為他卸下身上所有裝備,包括原不應有的那些參考書累贅。然後又拿了一條大浴巾圍著他,口中只丟出去洗澡吧幾個字。正當瀨那的體內從左胸腔開始急速回溫,他終於肯將視線投向對方,備感溫馨的。

 

  可是他怎麼也無法忽略進眼裡醞釀中的怒氣。

 

  所以他只好收起外洩的感動,以光速直奔二樓的浴室。

 

 

--

 

 

  擺脫了落湯雞的遭遇的瀨那並沒有好好地泡個熱水澡,單單是照著以往的模式盥洗完畢,吹頭髮的時候還心不在焉,被弄燙的頭頂右側似乎散發一股焦味。雖然東西通通丟給進前輩他有些過意不去,但他覺得先把自己關起來反省亦是個不錯的選擇,再說他現在處於確認不了對方心情的狀態。

 

  他突然想起蛭魔常說的要主動出擊的話。

 

  這的確十分符合過去他所屬的泥門惡魔蝙蝠隊的球風,然他實在沒心情以這種什麼都沒準備的狀態試探守護堅固王城的騎士。

 

  直至進打開房門進了臥室他又開始懊悔,自己忘記鎖門這件事。

 

  「今天做了訓練後,沒有好好休息又增加了腳的負擔;不事先計畫好過度攝取營養,又吃了不營養的食物;也沒有做好避雨措施,差點讓身體處於失溫的狀態。」

 

  原先自己沒話說對方先開口的慶幸想法頓時煙消雲散。

 

  不用說明什麼照舊可以看出肌肉狀態的特異功能還是正常運作啊。瀨那在心裡自娛性地吐槽著。

 

  「我很擔心你。」

 

  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一個厚實的懷抱給包圍。

 

  沒有多餘的試探,瀨那立即明白這是進特有方式的溫柔,接續展開快攻。

 

  「吶、進前輩,我想睡了。」瀨那模仿對方的高級擒抱招式,加上自己半吊子的風格,死賴著進不放。

  「……。」

  「其他事明天再說,好嗎?」

  「……嗯。」無表情的臉隱約柔和了一些。

  瀨那欣喜地在進臉頰上輕啄一下。

 

  進無奈地將兩個人的姿勢調整好,當作縱容對方一次,放棄幫瀨那做全身按摩的打算,重新抱穩了他,安心入眠。

 

  也算是為了對方允許自己亂來一次吧。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47-a723f94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