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情人節賀

※奇妙的段子

※標題只是輔助

※全員向居多

  

 

 

 

 

 

01. Chocolate

 

  一般而言總是紫原拉著冰室到便利商店採購新口味的零食的。

 

  這次不一樣,是冰室拉著紫原陪他選購,而且在專賣店。

 

 

 

  結完帳的紫原,單手提著一大袋零食,走到還站在專櫃前猶豫的冰室旁邊,拿出激辛美味棒開始嚼。

 

  嚼嚼嚼。

 

  要是室仔再這麼磨蹭下去的話,他會把整袋剛買好的零食吃光也說不定。

 

  正當紫原這麼想的時候,眼睛依舊死盯著琳瑯滿目的商品的冰室開了口:

 

  「敦,你覺得哪一種口味好啊?」

 

  紫原先解決了手上的美味棒,像是思考似的抬頭,目光不知投向何處,他緩緩地說道:

 

  「……芥末跟辣椒……還不錯。」

  「那醬油的呢?」

  「還可以。」

  「這樣啊……。」

  紫原以為冰室終於下定決心了,莫名有種放鬆的感覺。

 

  「還是全部買下好了!」原本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冰室笑著把各種口味的巧克力放進購物籃。

 

  「……。」紫原默默看著心情似乎不錯的冰室走向櫃台。

 

  他的確記得冰室是為了過幾天就到的情人節而來的。

 

  但他可不記得那個人吃這麼多甜點。

 

  雖然食量是很大啦。

 

 

 

02. Heart-shaped

 

  黑子突然領悟了一件事。

 

  原來他的搭檔也是有少女的一面的。

 

 

 

  這天假日他是來火神家學習的,詳細內容是什麼並不重要,只要記得火神手藝很好這點就夠了。

 

  沒錯,就連黑子為什麼要自己親手做那樣東西的原因也一併不需要探討。

 

  話又說回來。

 

  黑子把成品暫時寄放在火神家的冰箱,與火神一起收拾完廚房之後他走到客廳坐下。他覺得自己疲累得像個老頭,那樣沒有活力。聽到火神對他說有沒有這麼累給我好好休息啊,他忍不住興起了捉弄火神的念頭。

 

  不過眼前正在埋頭寫著小卡片的火神讓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更準確一點說是桌上的卡片山和袋子海讓他轉移了注意力。

 

  他知道美國那邊什麼都是越大越好(然而卡片和袋子都是小size的),但他不知道可以越多越好。

 

  不對,類似lover的存在是不能越多越好的吧?

 

  黑子感覺他快被那滿滿一桌心形圖案的東西給搞糊塗了。

 

  彷彿有接收到搭檔的求救訊號,火神在此時從充滿少女氣息的物品堆裡浮出,打破黑子頭上無形的屏障。

 

  「這些都是要送給你們的。」語畢還附帶了一個天然的笑容。

 

  黑子瞬間好像會意了什麼,方才短暫出現的惡意又再度升上。

 

  「那個『我們』是誰?」
  黑子直盯著火神,像是在逼問他一樣。

  火神不懂為什麼黑子的眼神要兇惡起來,跟平常的無神實在天壤之別。

  「呃……就、就誠凜的大家,還有青峰啊、黃瀨他們。」

  「情人節要送的嗎?」

  「對啊……。」

  只見對方嘆了一口氣:

  「火神君,這麼花心是不行的。」明明已經有了對象。

  「哈?」

  火神先是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消化完黑子話中的訊息之後,他的臉馬上紅得發燙。

 

  「你、你在說什麼啊!」

 

  我說,這麼天使是不行的。

 

 

 

03. Love letter

 

  冰室的腳步在踏入體育館的前一刻猶豫了一會兒。

 

  和他一起來部活的劉見冰室有些奇怪的樣子便發問:「怎麼了唄?」

 

  冰室頓了頓,隨即轉頭對劉笑了笑:「沒事,走吧。」

 

  剛才隱約感到有一股怨念傳來。

 

  他的感覺應該沒有錯。

 

  因為他才踩了第一步身子都還沒完全過門就被斥喝阻止。

 

  「冰室!你這傢伙今天禁止練習!連進入體育館也禁止!這是隊長的命令!」

  這番突然並且莫名其妙的話讓人一頭霧水。

  「在說什麼啊?」對岡村的話不予理會,劉逕自拉著當機幾秒的冰室走進體育館,經過岡村的旁邊的時候還刻意加速。

  「不────────────!」

  「你在發什麼神經?」

  從一開始到現在就被烏雲壟罩的隊長弄得有些煩躁的副隊長終於開口。

  「你們沒看到他周圍都飄著粉紅色的泡泡嗎?」

  「沒有。」福井毫不客氣地回嘴。

  「情書的話倒是比平常多很多喔。」紫原加入了對話。

  「到底是誰發明情人節的啊────!」岡村抱頭怒吼。

  「喔喔那倒是不意外。」

  「所以今天鞋櫃整理多久?破紀錄了嗎?」

  「就算死會人氣還是高居不下啊……」

  顯然沒有人要理會自家的隊長。

 

  「先別說這個,我帶了巧克力要送給各位。」冰室掛上一慣的微笑。

  雖然大家不是沒有注意到冰室提的那袋,正確來說是由於理所當然的羨慕或嫉妒心態而假裝沒看見的。

  「喂、要炫耀也不是這樣的吧?」

  「沒關係,只要是女孩子做的……」嗚嗚……

 

  「不對喔,這是我個人買來要送給大家的情人節禮物。」

 

 

 

04. Sweet

 

  「……就是這樣,Happy Valentine’s Day!」火神習慣性地搔了搔他那一頭紅髮。

 

  「唔哇、火神又說了英文……」

  「他是歸國子女嘛!」

  「重點是後面那句英文嗎?」

  日向無奈地對一年級的學弟吐槽。

 

  「正因為是歸國子女,所以習慣才不一樣吧。」

  事先知道火神送禮計畫的黑子平淡地說。

  「總之真是謝謝火神了!」

  木吉在火神的頭上拍了幾下以示鼓勵(?)

  「但仍然覺得有些怪怪的啊……。」小金井撇撇嘴。

  站在一旁的水戶部用眼神示意要他別太介意。

  「那邊似乎也有人很在意啊。」伊月指了指在場唯一的女孩。

 

  感受到微妙氣氛的火神,默默思考著再講明白些會不會好一點。

 

  「火神,別皺著一張臉嘛,只是文化差異啦、文化差異。」降旗試著安撫貌似有異狀的火神,而火神只是擺擺手。

 

  「那個,不當作情人節禮物也沒關係的。」

 

  「原本就是為了感謝大家而送的禮物……」火神努力地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放棄考慮那些對他來說太複雜的事情。

 

  「以後也多指教!……請。」

 

 

 

  要像黑子一樣自然地說什麼能認識大家實在是太好了這種話,

 

  果然太難了。

 

 

 

05. Whispers of love

 

  來自秋田的問候。

 

  「大我,今天過得怎麼樣?」

  「很好啊,辰也你呢?」

  「跟往常一樣,只不過大家都太大驚小怪了。」

  「咦?我這邊也是!」

  火神猛然放大的音量令冰室差點笑出聲。

 

  他幾乎可以想像火神像個小孩驚訝的樣子。

 

  「吶,大我就沒有要對我表示的嗎?」

  「Happy Valentine’s Day?

  「才不是這個。」

  火神停頓了一下,然後延續他們之間的對話。

  「喔,是禮物嗎?從小送到大都不知道要送什麼了所以……」

  火神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禮物的話不管什麼,只要是大我送的就好了呢。」

  「是嗎……」聽冰室這麼一說他更心虛了。

  「啊!其實如果跟別人一樣的話那我寧願不要。」

  「……辰也。」

  他很清楚自己總是被自家兄長耍得團團轉。

  「好啦、」冰室清了清喉嚨,語帶慎重地,

  「I just need sweet nothings…

 

  「What?!!!!!!!!

 

  「大我你這是聽不懂英文嗎?」

  「辰也你別逗我了。」真是受不了。

  「呵呵。說起來我也沒對大我表示什麼。」

  帶有落寞的聲音,輕的讓火神有了對方要消失的錯覺。

  火神急著開口:「打電話來關心不就足夠了嗎?」

  「這樣啊……聽到大我如此有活力的聲音我就安心了。」

  「你說那什麼話啊……」

  「哥哥關心可愛的弟弟是天經地義的事啊。」

  「一般來說哥哥會要求自己的弟弟對他說情話嗎?」

  「可是那是以lover的身分說的。」

  「我知道了啦……」一下brother一下rival一下又lover的!

 

  「I love you, Tatsuya.

  「Love you, too. Tiger.

 

  隨後附上一個親吻的氣音。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46-38c58f3b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