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凝視彼此的眼睛

※帝光時期

※描寫無能請用力拍打

  

 

 

 

 

 

  淺藍色的瞳,是平靜的湖面如止水,不輕易激烈翻騰。如雲淡風輕,帶給人舒適安定。淺藍色的瞳,是無邊無際的大海,嚮往接近卻深不可測,表面的平靜看不出底處的波濤洶湧。

 

  赤色的瞳,是積極的烈焰熊熊燃燒,不為外力所屈服。如耀眼的陽光熱辣辣,刺眼地令人無法直視。赤色的瞳,是危險的誘惑,明知帶有警示意味,卻心甘情願被蠱惑,一旦陷入就無法自拔。

 

  而黑子哲也正是自甘墮落於赤色陷阱的沉淪之人。

 

 

--

 

 

  膽敢與赤司征十郎對視許久而不畏縮的人大概只有黑子哲也一人了吧,他平時無神的雙眼,一對上赤司威嚴的視線,即轉為帶有挑戰的、對峙的意味。違抗赤司的人不准俯視他,換句話說不俯視他的人可以違抗之。黑子有時會這麼調侃對方,雖然敢違抗赤司的黑子幾乎是是無法反抗成功的。

 

  即使如此,周遭的人還是一致認同黑子是勇者。原本以為他是仗著赤司的戀人身分無所畏懼,後來見赤司對黑子相較對其他人嚴厲許多,甚至毫不留情、不給他面子的表現,於是深深地欽佩黑子哲也這個人,當然亦少不了替他默哀的時刻。

 

  對黑子而言,直視赤司的雙眼並不完全是違抗他的表現。

 

  更多的時候,或者說私底下的情況,他「喜歡」注視著赤司的雙眼更多一些。相較於他自己的淡然內斂,赤司的更顯得活力熱情,縱然那是他單方面的說法。每當黑子提到這點的時候總會被赤司反駁,但是他不在意,仍舊堅持己見。

 

  這也難怪,赤司君的戀人只有我,所以只有我會這麼覺得。

 

  你的人就像你深邃的雙眼猜不透呢。

 

  還不是常常被你看穿?

 

  可並不是「總是」啊。

 

  然後便是以眼神的電波來傳遞對彼此的情意。

 

 

--

 

 

  又是部活結束後的追加練習,兩人獨處的時光。

 

  今天黑子依然秉持著就算很累也不能偷懶的精神,對坐在一旁正在檢視訓練菜單的赤司投以愛慕的、炙熱的眼光,即便現在是休息時間他可以不用這麼累。

 

  一開始赤司無視於他早已習慣的眼神騷擾,繼續專注於手邊的工作。沒多久在紙上快速移動的筆突然不自然的停止,接著被赤司果斷放下,連同板夾一起。赤司彷彿想到什麼似的轉頭回應黑子的視線,儘管黑子多少產生疑惑,不過基本上他是驚喜的,持續專注於凝視對方的眼睛。

 

  或許是陷入太深了,他覺得自己有些走火入魔,意識恍惚。

 

  「黑子,你輸了。」

  磁性的聲音將他引回現實。

  「為什麼?」

  「先眨眼的人是你喔。」

  「這遊戲什麼時候開始的?」

  「眼神對看這麼長的時間不就只有為了這個?」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意義?

  「赤司君好沒情調。」

  「我還想問你每次盯著我看那麼久不會累嗎?」

  「我很享受其中啊。」

  「真是搞不懂你。」

  「我更不懂把這當成遊戲的赤司君。」

  「你知道還能玩另一個遊戲嗎?」

  「是什麼?」

  「就是比看誰先笑出來,要來嗎?」

  我都不知道原來赤司君也有童心未泯的一面。

  「……我認輸。」

 

  因為早在遊戲開始之前,就已經輸了。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39-4229311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