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和好

OTP 23的後續

※角色OOC

  

 

 

 

 

 

  其實也不是什麼冷戰狀態,畢竟那次的通話過後沒幾天,黑子的怒氣就全消了。簡單來說,現況是赤司單方面的不願溝通。

 

  爭吵的起因本就沒什麼,即便黑子仍舊耿耿於懷。但是要他繼續糾結於暫時無法挽回的瀏海根本無濟於事,比較重要的還是赤司本人,再說又不是他們的感情出現了危機,所以他後來勉強讓自己接受這個事實。

 

  他明白這場無謂的爭吵是從自己開始的,於是覺得應該由他先低頭妥協。在緊湊的賽事難得偷閒之餘,他一心想著要趕緊跟赤司和好,何況他已經好幾天沒聽到他所掛念的聲音。

 

  然而他怎麼也連絡不上對方。

 

  他知道赤司絕對是故意避開他的,更清楚他的固執亦只好逆來順受,不過並非完全被動的守株待兔,他每天仍舊在同樣的時間點撥出電話,即便他總是得不到回音。

 

  問他後不後悔自己魯莽的舉動回答是否定的,第一他是認真的表達他的不滿,第二都已經造成了現在的結果說後悔也意義全無。倒是他仔細的考慮赤司的立場後產生了疑惑,而且是很深的疑惑。

 

  以往對於黑子各式各樣的抱怨,赤司老是以不屑的態度無視之,要是受不了的話,他就會用設計過的言語或者其他行動制止之,儘管後者出現的機率微乎其微(也有黑子特地為了這個而刻意耍嘴皮子的可能)。總而言之,至今他們沒有真正為此發生過不愉快,因為周旋到最後會變成在互相調侃,原先的話題早就不知拋到哪裡去了。

 

  縱使黑子這次同往常一樣是發自內心的情緒發洩,而且他原本亦沒有要提起的意思(沒打例行電話,就算想隱瞞也被赤司拆穿了),他以為既然開口了只要說出來便萬事休矣,卻得到出乎意外的收場。

 

  他很清楚赤司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掛斷電話之前丟下的那句話乍聽之下極其可笑,可是黑子相信他絕對會做到,儘管自己是不樂見的。

 

  真要等到赤司君把瀏海留長那天實在太煎熬了。

 

  如果留長之前又刻意剪掉也不是不可能的?

 

  類似消極的猜想不斷掠過他的腦海,每每一面對有關赤司的事情他的自信都不曉得往哪裡躲了,尤其對方又是個不容易掌握的人。他常常想自己能和他在一起這麼久無非上天的恩賜,可以走到這一步就應該偷笑了,何況想獨力扭轉眼前的窘境?

 

  那麼除了將心意傳達給對方之外,沒什麼好做的事了。

 

 

--

 

 

 

From:  黑子哲也

Subject:  對不起

Date: 2012/12/XX 18:54

 

赤司君,我知道是我錯了,請不要對我不理不睬,好嗎?

 

 

From:  黑子哲也

Subject:  真的很對不起

Date: 2012/12/XX 21:02

 

親愛的赤司君,請原諒我的無禮,不會再有下次了。

我們和好可以嗎?

 

 

From:  黑子哲也

Subject:  向您深深地致歉

Date: 2012/12/XX 23:15

 

致最親愛的最偉大的赤司大人,

鄙人為前些日子對您的冒犯,在此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要小人我做任何事以示謝罪皆可。

求赤司大人大發慈悲,不與鄙人過不去,原諒小人的過錯。

若能得到大人的原諒,願一生忠實跟隨,回報大人的恩德。

 

 

From:  赤司君我老婆

Subject:  Re: 向您深深地致歉

Date: 2012/12/XX 23:16

 

不准反悔,

等著瞧。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38-73d40f6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