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爭吵

※原作113Q衍生妄想

※無謂的吵架,黑子OOC

※請無視冗言贅字

  

 

 

 

 

 

  自從開幕式見過面後,他們幾乎失去了聯絡。雖然WC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看似無法把多餘的心力分給比賽以外的事物。但在夏季的IH大賽,即便分別在各自的地區進行預賽,專注在籃球之餘依然會以電話聯絡對方,並且是一天一次,絲毫不受距離的影響,所謂談得轟轟烈烈的遠距離戀愛。

 

  而這次則是刻意的疏遠,就算現在雙方都在WC不變的主辦地東京。

 

  會形成目前接近冷戰的狀態,就得追溯赤司在會場外集結奇蹟的世代的那一次,因為某些緣故,使他們兩人後來吵了起來。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子的……。

 

 

--

 

 

  結束了一天的行程,赤司回到洛山高校所在的飯店。欲消除一身的疲勞,他一進房間就先去淋浴。縱然洛山的開幕戰不需要他的出場,不過他在賽程過後仍舊跑去自行訓練。他曾經說過,並不是為了追求勝利而努力,勝利對他來說就跟基礎代謝沒什麼兩樣。因此這樣的訓練只是基本的,如同他和黑子每天的聯繫是家常便飯一樣平常,卻不可或缺。

 

  洗完澡將一切都打理好以後,他習慣性地看了看時鐘,確認與往常的時間點差不多,便坐在床沿靜靜等待黑子的來電。

 

  可是黑子為他所設、他總是嫌棄的專屬鈴聲,遲遲沒有如他預期響起。

 

  比起難得惋惜煩人的鈴聲尚未入耳這件事,他更在意聲音的主人還沒撥出例行電話的原因。因等待而流逝的時間不讓他覺得浪費,倒是令他的內心少見地浮上焦急,於是他最終決定由自己來撥出這通電話,以終結情緒的困擾。

 

  然則連主動撥出的電話也一直等不到回應。

 

  他又連續撥了好幾通,得到的回覆千篇一律,無起伏的嘟嘟聲響了許久之後是語音信箱,此刻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就宛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正當他打算這次再不接通就要尋求其他管道的時候,電話打通了。

 

  「……喂?」

  聽到對方的聲音他鬆了一口氣。

  「哲也,我以為你發生什麼事了。」

  「請放心,我沒事。」

  「那為什麼不打過來?」

  聲音遲疑了一會兒,「……忘記了。」

  「老實說吧,你在生氣什麼?」

  「……。」

 

  接著一片靜默。

 

  「……沒有面對面居然也瞞不過赤司君。」

  「誰叫你話比平常少太多了。」

  「那怎麼知道我是在生氣的呢?」

  「你以為最了解你的人是誰啊?」

  「……這樣啊。」平淡語氣反映真實的心境。

  換作是平常的黑子早就樂不可支了。

  「我說的沒錯吧。」

  「那麼赤司君也知道我生氣的原因嗎?」

  「除了弄傷你搭檔的臉之外,應該有另外一個……」

  「可惜我猜不出來,是什麼呢?」

  「是赤司君剪掉瀏海這件事。」

  赤司忍不住笑出聲,「……真搞不懂你。」

  「我好不容易把頭髮留到跟赤司君一樣的髮型。」

  「就這樣?」不忍說我看不出來哪裡一樣了。

  「還有說好的情侶頭呢?」

  「那明明是你一廂情願的說法。」

  「赤司君就這麼不想和我一起留情侶頭嗎!」

  「都說了頭髮長的有些煩人。」

  「再說赤司君的額頭怎能隨便給其他人看。」

  「……。」

  「赤司君漂亮的額頭只有我可以●●。」不適宜出現的字眼自動消音。

  「…………。」

  「所以我不能接受。」

  「……說完了嗎?」

  「對。」

  「那麼直到我的瀏海長回來之前,我們都不要聯絡好了。」

 

  語畢,不給黑子回話的空間,赤司便毫不客氣地掛斷電話。

 

 

 

(END)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7/06/02(金) 13:49:09 | | #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37-b10bc04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