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跳舞

※帝光時期

※學園祭背景

※私設+腦補有

  

 

 

 

 

 

  收拾善後的工作他做的不疾不徐,教室內迴盪的聲響像是獨奏,少了搭配的其他聲部相伴,自得其樂的表演著。

 

  並不是因為別人忘記他的存在而丟下他,畢竟誰也推卸不了清潔教室的責任。倒是他自己讓剩下的幾個同學先行離開,理由是都收尾了不需要多餘的人力,他一個人做得來。於是起初帶有愧疚臉色的同學,聽了他這番話馬上釋然,對他說聲辛苦了接著趕往最後一個活動的現場。

 

  學園祭的尾聲,那是最令人期待的……。

 

 

--

 

 

  就如同他所說的,收拾工作做的已經差不多了,只要稍做整理就能簡單了結。但是他不準備輕易結束之,正確來講,他不打算走出教室,縱然在這種時候無任何理由能留下,也可以說沒有人願意繼續留下。誰不想錯過學園祭的重頭戲呢?

 

   而他選擇靜靜待在教室裡,找一個窗邊的位子坐下。仰視窗外以營火為中心圍成圈子開心起舞的人群,澄澈的雙瞳映照出的火光熱烈碰撞,內心那片海洋沒有因此起伏澎湃,徒留退潮後一地的平靜。

 

  對他而言,祭典在這個時候就該完結。原因無他,就是在人潮中顯得特別薄弱的存在感導致。即使他再怎麼想參與,被忽視的話也是束手無策。沒有憤恨更沒有自怨自艾,堅不可摧的事實,早已把無奈磨平,砥礪出的只有淡然。

 

  習慣就好。

 

  嘴角上揚的弧度消逝在風中。

 

 

--

 

 

  在他思量著自己該何時離開才不會被鎖在教室的當下,理應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傳來的聲音吸引他的注意。心跳止不住的加快,他屏氣凝神地聆聽之,迫切地想知道聲音的真面目。不過沒多久他便解讀了腳步聲給予他的訊息,原先期待自己會遭遇到什麼怪力亂神的興奮感遽然削減,默默收斂期盼的欣喜。

 

  「找到你了。」

  「兩個人的捉迷藏一點都不有趣。」

  「難道永遠也無法被找到的捉迷藏就有趣了?」

  「當然不是。」

  「我戳到你痛處了嗎?那真是不好意思。」

  「……不會。」赤司君絕對是故意的。

  「別硬撐了,乖乖投向我的懷裡尋求安慰不是挺好?」

  「沒那回事,我很開心赤司君能找到我。」

  「那就別擺出一副全世界都拋棄我的臉。」

  「……什麼時候?」

  「我都看到了喔。」

 

  結果從一開始就被鎖定了嗎?

 

  真不愧是赤司君。

 

  「所以赤司君是來找我玩捉迷藏的?」

  「怎麼可能。」

  「那為什麼不在會場待著和大家一起跳舞?」

  「你人不在那怎麼行。」

  「……我可以當作赤司君這是在撒嬌嗎?」

  「我的意思是大家都在找你。」

  「……。」他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可惜我不打算讓你下去。」要是共舞的話太高調了。

  「赤司君的占有慾很強呢。」

  黑子的喜悅溢於言表。

  「別說這個了。」

  赤司將黑子才排好不久的桌椅搬離原位,打算在教室後方挪出一塊空地。黑子見了他的動作先是驚愕,後來明白他的意圖,惋惜地嘆了口氣然後著手幫忙。完成之後他們一同站定位,只是黑子對於赤司站在他前方這點感到疑惑。

 

  「赤司君好主動。」自己站到女方的位置。

  「如果要你跳的話肯定給我裝傻吧。」什麼不會女生的舞步之類的。

  「是啊。」

  真是不誠實,明明是為了一直以來幾乎沒實地跳過的我,自願選擇的吧。

 

  於是他們踏著與晚會現場的人們一樣的步伐,隨著外面響徹整個校園的音樂舞動。

 

  不同的是,他們省去了交換舞伴的步驟。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34-dc4fa9c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