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正裝

※帝光時期

※背景為兩人處於冷戰的狀態

※各種莫名,慎

  

 

 

 

 

 

  三月下旬,櫻花紛飛的季節,飄落一地的終結。樹影婆娑,搖曳的是傷懷之情;波光粼粼,蕩漾的是眷戀之心。離別,只留下了更多的追憶。帶不走的,是青春燃燒過後的痕跡。

 

 

--

 

 

  倉促的腳步,再快都抓不住歲月的尾巴,明知如此,就算跌跌撞撞,也不願佇足停留,被狠狠拋棄在原地。

 

  黑子哲也看著來來往往的同學,為了合照、簽名留念而奔波,他小小地替自己薄弱的存在感嘆著,他不覺得這是件很麻煩的事,亦沒有認為不被別人找到很可悲。只是想著,如果愈參與其中,符合這個時節的哀愁愈是濃烈。然而他現在處於順其自然的狀態,單純地,想好好沉浸在這充滿各種情緒的時刻。

 

  包括感受別人的喜怒還有哀樂。

 

 

--

 

 

  他不經意走過直到前陣子自己還很常光顧的教室,回想起和那個重要的人吵架的種種。別人聽來或許可笑,明明不是彼此之間的情感出現了裂縫,更不是信賴及忠誠崩解的形成,卻依然引起了不愉快。

 

  當初促成他們相識、同時是連繫他們的媒介,在兩人心中皆佔有很重的分量,如果在這方面產生摩擦、相互牴觸,多少還是會有些疙瘩的吧?尤其在必須合作的同一個團隊裡,不允許貌合神離的情形存在。拋開這個不談,私底下要接受包容對方與自己思想上的差異不是一件挺容易的事情,何況以戀人這般親密的身分相處?

 

  總而言之,他因為籃球的理念與他的不合起了衝突。

 

  他也明白自己的不理智、不成熟。就算觀念互相違背又如何?他並沒有失去對他的感情,更沒有因此改變。那麼,兩人之間幾乎要結凍的關係,該歸咎於被年少輕狂的高姿態驅使著,或是對重視的東西的固執表現?

 

  思量至此,他那尚未理清的紛亂情緒再次使複雜的感受升起,正當他試圖壓下來自心底真實情感的抵抗,背後傳來叫他名字的聲音強迫他中止思考。

 

  雖然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聲線,但他著實嚇了一跳,因為那是他內心深處渴望已久的再次呼喚。

 

  自從他離開籃球部之後。

 

  自從得到他正式允許離開籃球部之後。

 

 

--

 

 

  「視線誤導這招總是敵不過赤司君呢。」收拾好糾結的情緒,他回過頭面對他。

  「你以為是誰發現你的潛力的。」

  「可以不必叫住我的。」就假裝沒看見。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講出真話嗎?」赤司的手指輕觸黑子的胸花,然後緩慢地滑過「卒業生」燙金的字樣。

  黑子輕輕撥開他的手,清了下喉嚨後便開口:

  「那麼,赤司君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畢業快樂?祝你一帆風順?來拍個合照吧、或是寫個留言在我的……」

  「請將你的第二顆鈕扣給我?」

  語一出不僅讓聆聽者吃驚,連發話者本身也感到訝異。

 

  看吧,你欺騙不了你自己。

 

  半晌的沉默首先由赤司打破。

  「……那是黑子你想表達的。」

  他扯開了微笑。

 

  這一笑,便一發不可收拾。

 

  「是的。再加上『你的回答呢?』就完整了。」

  「如果我拒絕的話?」

  「我就把我的第二顆鈕扣給你。」

  「真是我行我素。」先行轉頭離開這件事也是。

  「居然被赤司君這麼說。」可是我們並沒有分開啊。

  「所以……?」

  「可以是可以,」赤司伸手把黑子的第二顆鈕扣扯掉,動作毫不拖泥帶水,流暢地令黑子手足無措。

  「等到你找到答案的那一天,再來向我要吧。」

  「至於你的由我先保存。」他轉身。

  所以回答是拒絕囉?

 

  「再見了,黑子。」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33-3544b3a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