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一起做某事

※帝光時期

  

 

 

 

 

 

  他屈膝坐在河堤邊的斜坡上,雙臂環抱著身體,兩眼無神地不知望向遠方的何處,寂寥的背影有幾分憂鬱。

 

  午後的微風徐徐掠過,引起河面上一波波的漣漪,小花小草隨之搖擺。他接著垂下眼,感受著流動的空氣吹拂在臉上的舒服,似乎還可以聞到在風中飄散草的味道,混合著泥土的,屬於自然的氣味。

 

  即使外在的感觸如此安適,卻沒有連帶效應撫平他內心的紊亂。

 

  他不耐煩地從書包裡拿出手機,點選項目設定好之後掛上耳機,一鼓作氣躺在草皮上,而過於急躁的動作使頭部遭到撞擊,就算很痛他也氣到懶得發出語助詞,只是稍微側身揉了揉後腦勺。他嘆了一口氣,隨後調整好舒適的姿勢,閉上眼休息片刻。

 

 

--

 

 

  他踏著悠哉的步伐,在放學路上總是行經的河堤邊停下腳步,他望了望周圍的環境,沒多久確定了目標方向,繼續前往,眼神篤定。

 

  經脖頸灌進身體的涼風讓他拉高了衣領,他知道在這個地方時間越晚,風就會越大,接近薄暮時分,就幾乎沒有什麼人在這裡閒晃。他邁開腳步,加快節奏的跫音發出,雖稱不上倉促,卻是規律明快的。

 

  然後他走到那個人的身旁。

 

 

--

 

 

  見那個人躺著沒有動靜,他蹲下身來,仔細端詳他的五官。然而這他再熟悉不過的面容即便每天出現,也比不上此刻靜止的瞬間,能鮮明地描繪輪廓,甚至發現平時注意不到的細節。

 

  情不自禁地撫上沉睡中的臉龐,指尖緩緩順著肌膚滑下,順勢勾住耳朵附近的線。指腹與之摩擦,搓揉把玩著。

 

  直到他突然興起。

 

  他將身體轉向與對方平行,一屁股坐了下來,一手支撐在草地,另一手扯開對方的右邊耳機,逕自戴上。

 

 

--

 

 

  黑子被赤司的舉動喚醒,仍然呈現睡眼矇矓的狀態。

  「赤司……君……?」聲音沙啞。

  「再睡下去會著涼的。」

  「……。」

  他有些艱難地坐起身,過程不小心拉扯到耳機線,使之鬆脫。

  「真意外,我以為會是抒情歌之類的風格。」他歪頭,手掌將耳機貼緊,讓同樣的音貝以彷彿更大的音量,經由耳殼迴響至內耳。

  他重新將耳機戴起,「那個我雖然也喜歡、」

  「搖滾類型的不是更能讓人熱血嗎?」

  「……嗯。」要說的話早就被赤司君預知了嘛。

  「所以你熱血沸騰了嗎?看起來一樣頹廢呢。」

  「……。」我不否認。

  「你今天很沒有精神。」連反駁我的力氣都沒了。

  「……我知道,對不起。」

  在耳內與句點同時劃下的是下一首曲目的第一個重音。

 

  「……只靠傳球的我,真的有資格留在一軍嗎?」

  「你這是在質疑我的眼光?」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給我拿出自信。」

  「可是我、」

  「黑子。」

  「是?」

  「你是輔佐光的影子,你知道的吧?」

  「嗯。」

  「光和影是相對存在的,也就是說,任何一方都不能少。」

  「……是。」

  「既然明白,就快點恢復原來的狀態。」

  赤司將兩人的距離縮短。

  「別想太多,只要努力就好了。」

  我、會、幫、你、的。

 

 

--

 

 

  在水藍色身影壓倒紅色身影的瞬間,伴隨的是,

 

  一對耳機摔落在地的聲響。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32-d0381f3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