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摟抱

※大學生同居設定

※又是小隊長捏造

  

 

 

 

 

 

  室內的寂靜襯托了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無論是雨滴落在行人的傘上的敲打聲,還是落在水漥的細微聲響都能清楚聽見。就好像是依循鼓譜,演奏出只有音量和節拍組成的曲子,雖然沒有優美華麗的旋律,卻簡單且明亮,在心中產生一回又一回的共鳴。

 

  這也許是個適合多愁善感的時節,又或許是個掃除雜念紛擾,讓心靈沉澱的好時機,甚至是個完成累積許多項目的待辦清單的好機會也說不定。

 

  但是此刻對於黑子哲也來說,間歇的小雨只會愈發煩悶。

 

  因為這陣雨破壞了他們籌備已久的出遊計畫。

 

 

--

 

 

  黑子端起赤司為他準備給他暖身體的咖啡,不過由於被他放置許久所以早就涼掉了,他有些沮喪地一口氣喝掉,懊悔自己不該坐在餐桌前發呆太久,還辜負了赤司的一番好心。更多的焦躁無處發洩,於是他自暴自棄地撲向客廳的沙發,將頭深深埋進抱枕,以趴著的姿勢,像是希望自己乾脆不要呼吸算了。

 

  不行,如果我真的不能呼吸了,那赤司君要怎麼辦?

 

  一轉念,黑子抬起頭來,支撐在沙發的扶手,把枕頭移到胸前抱著。他拋棄了負面的想法,卻依舊維持著懶洋洋的樣子,臉上露出無精打采,即便他人沒辦法從他平時沒有表情的臉分出什麼差別。

 

  對再熟悉他不過的赤司而言,想要摸清他的情緒簡直易如反掌,儘管有時候他並不是很想知道,甚至會裝作不知道。然而這下子他也稍微被黑子感染到陰雨天的憂鬱心情,便放下手中的小說,揉了揉眉心,完全放鬆地向後倚靠在另一張沙發。

 

  原本赤司打算說些什麼來緩和黑子的情緒,沒想到行動之前先是自己的情緒被對方給影響,他苦惱地垂下眼。明白已經無法衡量黑子在他心中的分量,以及對他來說具體多大的影響力,他得試著每次在對方的面前多控制自己一些,不管是理性方面的、情感方面的。

 

  自從被他吸引的那一刻起,就再也逃不開了。

 

  「製絲巾。」下巴抵著沙發導致吐出的發音不甚標準。

  「給我好好講話。」

  聞言黑子乖乖地坐起身,「赤、司、君。」

  「要來一盤嗎?」

  「不要。」

  「要看書嗎?」

  「絕對不要。」

  「最新一期的籃球月刊?」

  「我看完了。」

  「嗯。」

  「……。」

 

  「赤司君自己也知道問的都是廢話吧。」

  「你也不早該認清你耍白痴這個事實?」

  「要不然我們來、」

  「不行。」

  「……我都還沒說完。」

  「我會不知道你想做什麼嗎?」

  「這就是所謂夫妻倆的默契。」

  「我不記得我何時把你娶進門了。」

  「因為那不可能發生。」

  「叫赤司哲也不好嗎?」

  「當然是黑子征十郎比較好聽。」

 

  一貫的鬥嘴模式通常運作中,活絡了原先死寂的空氣。

 

  綿綿細雨持續下著,兩個人的內心卻漸漸轉為放晴。

 

 

--

 

 

  黑子心情大好地往廚房的方向走去,動手清洗流理台內的餐具。

 

  「還以為你準備留給我處理呢。」赤司跟著起身探視黑子的情況。

  「總是丟家事給另一半的話,就不是個體貼的老公了。」專注的神情不自覺流露出溫柔。

  赤司避開了黑子話中的含意,「哲也多多向大我學習吧,拿手料理只有水.煮.蛋,那怎麼行。」

  他靠近對方忙碌的身影,在他的耳邊細細呢喃。

  黑子回頭貼近赤司,將氣息徐徐吐在對方的臉上:「我又不跟他一樣是人.妻.屬.性的。」

  「呵呵,要是他聽到你這麼說他,一定氣炸了。」赤司乾脆地抱住對方,令黑子覺得有些詫異,可他的確是喜悅的。

 

  他的背後深切的感受到心跳,一股暖意彷彿從對方的左心室傳送過來,經過體腔流到自己的右心房,用不著多久整個身子就熱了起來,起因並非體溫的傳遞,而是殷切的熱情。

 

  偶爾帶點憂愁的下雨天也是不錯的吧。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31-d8cae55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