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吃冰淇淋

※帝光時期

※充滿吐槽點

※就是甜品

  

 

 

 

 

 

  落葉將盡,老樹獨自守候的時節,不知又是第幾輪的寂寥。

 

  那是深秋的蕭瑟。

 

 

--

 

 

  他們一起坐在公園裡的長椅上。黑子正舔著雙色甜筒,而且是小口小口地品嘗。並非他那小的不像運動員的食量也適用於甜點,而是接近入冬的時分,天氣漸漸轉為寒冷所致。再加上他圍著顯眼的酒紅色圍巾的緣故,即便這時候的公園人煙稀少,但是他總會引來經過的人的側目。

 

  原本在黑子身旁靜靜待著的赤司伸出了左手,手背貼上他的右頰。

 

  「赤司君的手,好溫暖。」

  「這種天氣吃什麼冰。」看你一副很冷的樣子。

  「是你叫我不要喝太多奶昔的。」他噘噘嘴。

  「別轉移焦點。」手掌反轉上移,指尖探進水藍色的髮根處,輕輕地搓揉。

  「據說冬天吃一點冰會讓消化更好。」雖然現在還不是冬天。

  「那你也得先斟酌自己的身體狀況。」語畢對方立即打了個噴嚏。

  黑子拿出了面紙稍作整理,不一會兒又開始慢慢吃起來。

 

  「冬天吃冰別有一番風味,那是與夏天不同的、另一種沁涼的感受。」

  「你是M嗎?」

  「赤司君限定喔。」

  「少來。」

  你是在我面前才略占下風的抖S吧。

  「……你都提一些沒有意義的問題。」

  「倒是你別做一些無意義的事。」

  「我沒有。」他賭氣似地大口咬下剩不到半球的草莓冰淇淋。

  接著他冷不防地打了個哆嗦,雙眼緊閉,牙齒打顫。

 

  「傻瓜。」他不客氣地嘲笑他。

  「還有你的嘴角沾到了。」他指向黑子的嘴邊。

  「?」黑子楞在那沒有動作。

  「……。」赤司再度提醒對方該清理的位置。

  「……?」依舊沒有動作。

  被舉著的甜筒定格在半空中,感染了尷尬。

  「我說,你的嘴角沾到冰淇淋了。」

  「我知道,只是,」

  「我以為赤司君會用手指抹去自己舔掉,不然就是直接把嘴湊上來舔掉。」

  「所以我在等你。」眼神認真。

  「……那純粹是你的妄想。」手掌蓋上被過長的瀏海蓋住的額頭,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半晌,赤司的手腕被抓住,拉往黑子的方向,淡藍色的身影湊近配合。

 

  一對雙唇貼合之後交疊,舌尖貪求彼此口腔裡的溫熱。

 

  在這秋末的寒涼。

 

 

--

 

 

  剩餘一球香草的冰淇淋最後被轉讓給另一個人,不、正確來說是赤司要求黑子交給他的。萬一隔天黑子感冒那就糟糕了,他擔心這點便阻止黑子繼續食用。

 

  結果黑子只吃了一球草莓冰淇淋。

 

  「感覺如何?」

  「一股奇妙的清爽感。」

  「看吧。」

  「即使如此你還是不能給我亂來啊。」

  「赤司君。」

  「?」

  「吃到甜筒那裡要給我。」他歪頭,盯著赤司的側臉。

  「好。」

  「赤司君。」

  「嗯?」聽到對方的二次呼喚他疑惑地轉頭。

 

  轉頭的瞬間臉頰被偷了個香。

 

  「沾到冰淇淋了喔。」黑子滿足地舔了舔唇瓣。

 

  赤司頓了一下,「……明明就沒有。」

 

  然後他們相視而笑。

 

 

--

 

 

  戀人間溫暖甜蜜的插曲,悄悄驅趕了周遭的蕭瑟。

 

  那是即將入冬的和煦。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27-89dd67c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