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親熱

※帝光時期

※黑子負面描寫有

  

 

 

 

 

 

  黑子百無聊賴地看著正專注於處理社團資料的赤司。

 

 

--

 

 

  這天社團練習暫停的緣故,令黑子一放學就興沖沖地往赤司的教室奔去。即使旁人眼中他只是踏著普通的步伐很平常地走過去,就算他天天在社團和赤司相處也總是很開心的樣子。

 

  赤司君就是我快樂的泉源。他堅信,永遠都會是。

 

  當時赤司就向尾隨他匆忙腳步的黑子說清楚了,有事情急著要解決,沒時間與他周旋。黑子聽明白了仍舊執意跟上,赤司也沒說什麼,只是放任他不管,逕自往社辦走去。

 

 

--

 

 

  提什麼後悔不後悔的全是枉然,單單是陪在赤司身邊就足夠了。

 

  起初是這麼想的沒錯。

 

  黑子盯著赤司認真的身影越發煩躁。他其實能感受到赤司平時不太顯現的疲乏困倦,他了解那是身為隊長為了給予隊員安心感的責任附屬,偏偏他時常為此感到不悅,亦替對方感到不捨。

 

  有時候他甚至升起優越感。

 

  因為只有他,只有他可以獨享赤司的那一份柔軟。

 

  如此不堪的想法使他狼狽又顯得自卑,煩悶焦躁又加深了幾分。

 

  他撇開在赤司身上的視線,思考著是要先行離開,或是撐過離學校關閉剩餘的三十分鐘。以(黑子自稱)赤司的男友自居的話,理應選擇後者。雖然黑子是這樣告訴自己,可是不幸地,他快要突破忍耐的限度了。不願把所有複雜的不好的情緒帶給已經承受太多的赤司,他最後依然下定決心走人。

 

  為了不打斷奮鬥中的赤司,黑子準備不打聲招呼就默默離去。

 

  而事情總是沒有想像中順利,他才剛起身就被赤司出聲阻止了。

 

  「真是不像你啊,平常都很黏人的。」

  「赤司君你先忙完手邊的工作比較要緊吧。」

  「明明知道還敢給我添麻煩。」

  「不是沒空管我的嗎?」毅然決然地起步。

  「你這樣是要我怎麼專心做事?」他向前拉住黑子的手臂,迫使他轉向,兩人四目交接。

  赤瞳流露的盡是柔情。

  「……對不起。」終究逃不過赤司君的手掌心啊。

  「別逞強了。」黑子軟弱的樣子難得一見嘛。

  你在說你自己吧。

  就算是,有也通通被你看光了。

  赤司君意外地坦誠呢。

  所以自卑感什麼的根本不需要。

 

 

--

 

 

  「赤司君,可以借我充電一下嗎?」

  「我正想休息片刻呢。」

  「好任性哦。」

  「到底是誰引發的?」

  他接著俯首埋進了對方的頸窩,彷彿找到了歇息處好使他完全放鬆。而替他支持全身重量的那個人亦順勢轉頭,鼻頭輕柔貼上他靠近肩膀的頸肌,眷戀地汲取他的氣息,幸福感自鼻腔蔓延開來,充斥他所有的氧氣和血液。

 

  沉溺其中到幾乎快要窒息的地步,暫時忘了自己仍然處於支撐著戀人的身體的狀態,黑子一個恍惚,失去兩個人的重心,一齊跌落到地上。跌倒的短短幾秒間意識是一片空白,鮮明的疼痛感將他們拉回了現實。然而他們不在意這般滑稽的意外狀況,反倒是著了魔似的急忙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趨近於零。

 

  跨坐在黑子身上的赤司雙手勾住他的頸脖,不自覺露出雙眼半瞇、微微啟齒的模樣。此等誘惑,讓黑子彷彿銷魂一樣失去控制,最原始的慾望爆炸開來,致使親吻的力道一不小心過了頭,平時的溫柔在此刻不復見,僅有毫不掩飾的渴望索求。

 

  被狂熱的吻弄得喘不過氣的赤司方覺察到自己的失態,他推開了黑子。

 

  「學校的門要關了。」

  「真掃興。」

  「你有臉這麼說?」

  「赤司君才是狡猾呢。」那些事情恰好解決了吧。

  「是你太過分。」原本可以更輕鬆的。

  不然之後再繼續如何?

  想得美。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26-59755c7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