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穿布偶裝

※官方小說打工篇改編

  

 

 

 

 

 

  穿著兔子布偶裝的黑子看著穿烏龜布偶裝的木吉再度跑過來,拿走他手上一疊傳單替他分擔些許份量。他明白自己過於薄弱的存在感實在不適合這種打工,甚至給學長添了麻煩,他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卻也只能努力地發傳單,即便效率不怎麼好。

 

 

--

 

 

  這個週末誠凜高校籃球部暫停了一天的練習,全體目標一人一萬元日幣各自打工去。不是要藉由打工特別做什麼訓練,僅僅是單純地需要經費補上十一萬元日幣的帳,一筆在結束了嚴峻的集訓後辦了一場慰勞餐會的帳。至於為什麼會吃到如此驚人的數目,那得問火神了。諷刺的是,只有火神一個人完全不知道他們打工的目的。

 

  黑子嘆了口氣,如同前幾天在他跟火神的對話中顯現的同樣無奈。火神君大概一輩子都擺脫不了笨蛋的名號了吧,就和青峰君一樣蠢。他毫不客氣地對他的光們做出不太好的評論。

 

  與其他在各處打工的成員相同,黑子邊工作順便做自主訓練,擴大視野的練習。他不是關注著特定某個人,而是注意視野內來來往往的人群的動態。即使黑子有辦法推測路人的動向,仍舊改變不了沒人注意到他所以傳單發不出去的事實,無數通過他眼前不停駐的腳步便是證明。

 

  這時黑子驟然發現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影,在視線範圍內,但距離並不是很近。他注意到了那個人影停下了步伐,違背原本的方向筆直地朝他而行。那個人影越來越近,直到一定的間隔,黑子才篤定是針對自己來的。

 

  他淡定地把傳單交到來者手上,輕喚了對方的名字。

 

  「真是辛苦啊,哲也。」過於平靜的反應,好像早就清楚兔子布偶下的真面目為何。

 

 

--

 

 

  一個人以及一隻兔子並肩站在街道旁談話。

 

  「赤司君怎麼會來到東京?」

  「來辦點事情。」怎麼?我不能來嗎?

  「這樣啊。」我還以為是你太想念我了。

  「嗯。」哲也才是吧。

  「明明地方如此地大還可以遇到。」被發現了。

  「因為我有哲也雷達啊。」

  「……。」此話一出反倒是黑子感到羞赧,隨後他慶幸身上厚重的裝備替他做了偽裝,好用來掩飾驚喜與不甘微妙交雜的情緒。

 

  之後他們閒話家常地聊著,多半是互相調侃的言語,亦有看似毫無意義的內容。這麼做或許是偷閒的行為,不過黑子手中的重量竟快速地減少,而且的確是紮實地一張張交給這期間經過的行人。

 

  「赤司君幫了大忙呢。」原先黑子岌岌可危的這份工作意外地扭轉乾坤,他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我什麼也沒做吧。」

  「看似是這樣沒錯。」

 

  果然是赤司君的存在太耀眼了,連帶我也提高了存在感。

 

  「對了,赤司君事情都辦完了?」

  「這是在趕我走嗎?」

  「當然不是。」

  雖然我知道你捨不得我,可是總有正事要處理吧。

  「嘴硬這點一直沒有變過呢,哲也。」

  「喜歡你這點也是永遠都不會變的喔,赤司君。」

  「那就多陪你一下好了。」既然你這麼想要的話。

  「樂意至極。」彼此彼此。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25-688c840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