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逛街

※帝光時期

※黑子還不在一軍

※被官方打臉也無所謂的捏造

  

 

 

 

 

 

  差不多是時候了。

 

  自從那天在體育館經由青峰發現他以及他與眾不同的能力,到挖掘出他的潛力的現在,如他預想的發展,沒有出任何一點差錯。

 

  其實也並不全然是如此。

 

  除了籃球上的類型特殊,那個人本身亦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雖說是個別指導的緣故,使得他與他相處的時間和隊裡的其他人相比來的多,但是更因為如此他才能看得更清楚黑子哲也這個人。

 

  意外的是,他發現他不能完全看透他。對於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的他來說沒有、正確來說「不會」感到棘手抑或出現其他負面情緒,反倒是更興奮了,即使他有意識自己默默地被他影響著,開始會做違背往常作風的事。

 

  好比說他現在沒來由地想中止今天的練習。

 

  儘管他不允許任何僥倖心態,他卻仍舊相信自己做出的決定,絲毫無一絲遲疑。

 

 

--

 

 

  「這樣真的可以嗎?」黑子把水瓶放進包包,迅速拉上拉鍊後背起。

  「我的命令是絕對的。」再說想偷懶的人分明是你。

  「是。」假日還出來練習實在有點辛苦。

  不過我看你練得很開心嘛。

  那是因為赤司君太可怕了。

  無謂的謊言就免了。

  什麼事都瞞不過赤司君呢。

  是你從來不怕我吧。

  

  「赤司君想去哪裡呢?」原本落後的黑子加緊腳步趕到赤司的身旁。

  「沒有。」

  「這不像你。」令人搞不懂。

  「不知道是誰害的。」

  「那個『誰』什麼也沒做吧。」

  「做了很多喔。」各種意義上。

  「?」

 

  不知不覺間他們來到了商店街。

 

  「作為你勤奮練習的獎賞,陪我去逛逛吧。」

  黑子強烈地感覺被赤司擺了一道。

  「到底是獎賞誰啊……。」還有明明一開始就決定好來這裡了吧。

  「不是已經讓步很多了?」你自己才是開心得要死吧。

  原來赤司君有自覺啊。

  自覺什麼?

  當然是我喜歡你的事。

  僅僅是知道事實而已。

 

 

--

 

 

  黑子在第四次經過運動用品店的時後終於耐不住性子。偌大的商圈和本就連帶疲累的身體不說,目前為止他們只是單純走著、繞著圈圈,沒有為任何一處停留目光、更別說停下腳步了。

 

  他也不是無法忍受沉默,可終究開了口。

 

  「赤司君究竟想做什麼呢?」

  「我們正在逛街啊。」

  「我不懂赤司君所謂的『逛街』。還是其實這是另一種訓練?」

  「勉強算是考驗你的耐心?」

  「……。」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就去看看。」他丟下黑子,轉身、逕自走進那家運動用品店。

  所以原本是有目的地的嘛!

 

  黑子再次覺得他被耍了。

 

  他嘆了口氣,隨即跟著進入了那家店。

 

 

--

 

 

  黑子漫無目的地走到了球鞋區,不禁想起了這段時間的苦練,並且開始認真考慮著是否該換掉使用過度的球鞋。正當他專心到入神時,忽然來自頭頂被拍擊的感覺讓他嚇得身體抖了一下。

 

  他回頭,罪魁禍首如他猜測的站在他後方。他接著看到了赤司手上的兩個黑色護腕,立刻確定了犯罪工具。他欲說些什麼,然而對方把它們遞到自己面前阻止他啟齒。

 

  「看起來很適合你。你認為呢?」

  「是要送我的嗎?我太高興了。」

  「你太自以為是了。」不會不好意思嗎?

  「可是赤司君就是這麼想的。」能得到赤司君送的禮物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黑子想要接收禮物所伸出的手只抓到一團空氣。

 

  「啊、這我還沒結帳呢,你繼續看吧。」

  「……。」

 

  此時黑子挑選新球鞋的興致煙消雲散,不著痕跡。

 

 

--

 

 

  「赤司君為什麼要送我護腕呢?」他的喜悅溢於言表,縱使今天赤司別於往常變本加厲捉弄他的種種使他察覺了不對勁。

  「當作你升上一軍的禮物。」

  「……?!」這次是嚇得說不出話來,帶有驚喜的。

  「我的話不容許任何人遲疑,尤其是你。」

  「非常謝謝赤司君!」

  燦爛的笑顏令赤司一度以為那是和煦的陽光,耀眼地令他無法直視。

 

  「……這是你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成果。」

  「我會加油的。」絕對不辜負赤司君和定情物。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22-5c230d9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