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角色扮演

※帝光時期

※借用官方if的世界之設定

※性別刻板印象有

※告白內容不等於交往的契機

  

 

 

 

 

 

  「為什麼要穿這個……?」只不過是當個一日義工罷了。

  「是育幼院的規定喔。」這件圍裙穿在赤司君身上實在太適合了!

  「黑子、」

  「請叫我哲也,剛剛告訴過你了。」

  「……哲也。」

  「既來之,則安之,征十郎君。」

 

  赤司走在黑子的後方,表情看起來平淡,實際上卻在處理紊亂的思緒。不是後悔答應黑子來育幼院幫忙這件事,他是在檢討自己近來偏離以往作風的行為。

 

  最近是不是過度放縱黑子了?

 

  或者其實是放縱漸漸被黑子哲也改變的自己?

 

  「好久沒來這裡了。」

  「?」

  「前一陣子總是挪不出時間來。」

  「你在怪我不用練習的假日還要求你出來練習?」

  「征十郎君最清楚我沒有的。」帶笑的雙眼望向對方。

  「知道就好。」

 

 

--

 

 

  一進入遊戲間黑子就被蜂擁而上的孩子們團團包圍。

 

  「哲也!」

  「哲也我們好想你喔!」

  「小淳都有乖乖的!」

  「哲也你快跟我來看我的新玩具!」

 

  黑子熟練地撫摸孩子們的頭。即使一次面對幾個孩子以及他們接踵而來的童言童語,他也不會應接不暇,反而順暢地與每個人對話,回應他們的個別需求。他就像職業的幼稚園老師和他們互動。以黑子為中心,歡樂的氣氛活力充沛地向四周擴散開來,同時感染了溫馨與和諧。

 

  赤司微微睜大了他銳利的雙眸表示吃驚,不發一語的站在原處。

 

  第一次覺得他的存在感在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面前如此強烈。

 

  有點不太開心。

 

  「哲也……那個紅頭髮的哥哥是誰……?」

  黑子站起身正想要開口,卻被蹲下身的赤司搶先。

  「我叫做征十郎,是哲也的同學,請多指教。」他主動靠近發問的女孩,握起了她的小手,瞇著眼笑得和藹可親。

 

  所有孩子的心立即都為這個原先以為是可怕的哥哥所俘虜。

 

 

--

 

 

  黑子默默注視著為孩子們說故事的赤司,像是放下重擔一樣鬆了口氣。他慶幸他經過一番猶豫不安掙扎後仍然向赤司提出邀約,起初只是想拉赤司來陪他,也考慮過種種情況,尤其是他擔心赤司無法應付孩子這點。但是事實證明赤司不僅能做到,甚至對此上手。黑子放心歸放心,亦感到些許的……嫉妒。

 

  糟糕,不小心就跟小朋友……

 

  被扯動的衣角使他中斷思考。

 

  「哲也,來玩扮家家酒吧!」

  「好的。」黑子任由孩子們將他拉到遊戲中所指的「家」。

  「哲也跟征十郎來當爸爸媽媽!」

  他們默許了童稚的提議。

  「嗯……那誰是爸爸誰是媽媽?」

  『我當然是爸爸。』異口同聲。

  聽到重疊的聲音後他們立地互相盯著對方。

 

  哲也你想違抗我嗎?

  媽媽的特質不就是溫柔體貼美麗賢慧嗎?

  比起我,經驗豐富的哲也更適合吧!

  請不要跟小朋友吃醋好嗎?

 

  縱使黑子如此調侃對方,他並沒有忘記方才自己同樣的心情。

 

  「征十郎是爸爸,哲也是媽媽!」

  當他們還在用眼神交戰時,角色已經被決定好了。

  「為什麼我是媽媽呢?」黑子扯開勉強的笑容問孩子們。

  「因為哲也比較矮嘛!」天真的眼神一致寫著理所當然,準確地命中黑子的要害。

  一旁的赤司以勝利者的姿態,為瞬間龐大的五公分沾沾自喜。

 

 

--

 

 

  他們順利地結束了這一天的育兒工作。

 

  雖然很疲憊,但心是滿足的。

 

  那或許就是被治癒的感覺吧。

 

  「赤司君好過分。」

  「怎麼說?」

  「平常都沒有對我笑得那樣燦爛。」

  「反正你今天看到了。」

  「對小朋友也好親切喔。」

  「這麼說表示你也感受到了。」

  可是我想要只屬於我的笑容和溫柔。

  你等下輩子吧。

 

  「下次赤司君再跟我一起去?」

  黑子滿臉期待的望著赤司。

  「和他們約定了會再過去的。」

  赤司微妙避開了黑子的邀請。

  「……竟然趁我不在的時候做了約定。」

  「小朋友很可愛啊。」純真的十分討喜。

  「那我呢?」

  「你跟這個字扯不上邊。」

  「說的也是,可愛是用來形容赤司君的。」

  「真不知道你的國文成績是不是作弊來的。」

  「絕對不是。不能對孩子們做出不良示範。」

  黑子停住了腳步。

 

  「吶、赤司君。」

  「什麼事?」他接著止步。

  「他們說我們很像真的父母親呢。」

  直視赤司的水藍色眼睛溢滿了真誠。

  「……嗯。」

 

  那赤司君願意與我共組家庭嗎?

 

  你太心急了。

 

  這句話我就當作是你答應交往的請求了?

 

  我從沒見過這麼亂來的告白。

 

  總之赤司君能接受真是太好了。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21-a7c25f2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