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接吻

※帝光時期

※下品有,請小心食用

※原作設定尚未明朗,可能有BUG

  

 

 

 

 

 

  弓起腰,雙手撐在膝蓋上面,低著頭任由汗水順著髮絲滴下,他大口大口地換氣,緩和過於急促的呼吸。直到胸部起伏的幅度總算歸於正常範圍,他一屁股坐在體育館的地板上,手向後撐住地板順勢仰頭,又深深吸了一口氣。

 

 

--

 

 

  黑子今天也達成了追加的訓練菜單,縱使份量依舊重的可怕。讓他意外的是,這次比較以往順利許多,甚至比預期的時間早完成。或許是加倍的訓練終於有了成效吧,總之這並不是件壞事,他想。

 

  因為越早結束跟赤司君相處的時間就會越多一些。

 

  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閉著的雙眼能感覺到上方光線的變化,由於變暗的緣故使眼睛周圍的肌肉更加放鬆。「難得你這麼快就能休息了。」赤司以俯視的角度看著黑子,壞心的在對方睜開眼的瞬間移動腳步,順勢坐在他的身旁,宛若這一切都很自然地注視前方,只是不知道正思考著什麼。黑子花了點時間從直視光線的刺激中恢復,之後沿著他的視線望去,不遠處的籃球架並無任何異常的地方,他猜想異常的也許是這個時間點。

 

  他把目標移向赤司脖子以上的所有部位,靜靜端詳著,掃過頭髮額頭眉毛睫毛眼睛鼻樑,鼻翼耳朵耳垂臉頰嘴唇下巴。他覺得赤司平時的盛氣凌人在此刻根本不存在,雖然原本就是令他著迷的那樣。正當他為此眩惑時,驟然有股欲望蠢蠢欲動。

 

  他想要親吻他。

 

  接著黑子緩慢地往赤司身上靠近,直至兩人的距離小於身高差的五公分,像是要捕獲獵物般謹慎,繃緊神經等待適當的時機。他的氣息確實的輕拂在對方的嘴角,目光定格於他的側臉不放過任何動靜,準備在他轉頭的那一刻行動。

 

  不用說黑子也十分清楚赤司對現在的情況瞭若指掌,其實他對自己突然興起的作為沒什麼把握,對象可是赤司征十郎啊。即使如此,他還是想試試看,已經要做到最後一步了,豈能就此放棄?人總是要去嘗試,失敗了沒關係,再說無論結果如何,赤司君的反應都讓我非常期待呢。他對自己信心喊話。

 

  他等候的那一刻來臨的猝不及防,沒多久赤司便如他所願的轉過頭來,亦出乎他意料的在雙唇接觸之前,將手掌正面貼上他的嘴。以某種層面來說,現在這種狀況黑子不驚訝,儘管他為沒達成任務而悶悶不已中。然而下一秒一道名為惡意的靈光閃過腦海,順道把方才的鬱悶一掃而空了。他立即向赤司的左手伸出舌頭,卻意外地擦過手指穿越指縫,換句話說就是他的舌尖撲了個空,這全是赤司的天帝之眼的能力所致。

 

  黑子僵持著詭異且尷尬的動作,赤司忍不住笑出聲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窘境,於是失望地收回他的舌。物歸原位的同時有另一個相同的器官侵入,緊皺的眉頭說明了他的不快,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又嗆了幾口,以被對方「封口」的狀態。赤司的左手鉗住他的下巴,處於下風的位置黑子只能迎合他,任由他肆意搜刮口腔的所有角落。黑子當初的目的是達到了,不過並不完全符合他想要的。

 

  赤司看出黑子的不甘便放開了他,嘴角勾起挑釁的弧度。

 

  來啊。

 

  霎時他的下半身傳來不適感。

 

 

--

 

 

  疼痛的不適感越發強烈。

 

  黑子猛然睜大眼,映入眼簾的是赤司居高臨下蔑視著他。背光的身影威嚴地令人毛骨悚然,臉上即便面無表情,亦能感受從他身上散發出帝王的氣場,一股不可侵犯的壓迫感。但相較這些他更在意的是,赤司踩在他重要部位上的腳。

 

  原來那是夢啊。

 

  只可惜這不是夢呢。

 

  赤司君你怎麼忍心傷害對你而言也很重要的部位。

 

  那我就應你的要求再大力一點好了。

 

  對不起我錯了。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19-ad7ccd8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