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親吻某處

※帝光時期

※接續OTP 01

 

 

 

 

 

 

踩下月台的一瞬間有些不穩。

應該是因為過於興奮,所以才發抖的吧。

真不妙。他暗自嘲笑著自己。

幸好在那極短的時間,赤司及時抓住他左上臂,使他不至於摔倒。

 

「你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謝謝你,我沒事。」

赤司君好窩心。

 

雖然黑子知道赤司看透一切以及他的心態,明白那並不是關心,也了解他的那句話其實是嘲諷。

但黑子哲也就是喜歡這樣的赤司征十郎,並且為他「貼心」的舉動和「關懷」的話語感到十分的愉悅。

再說如果識破了他然後對此表示厭惡的就不是赤司了。

 

身旁開滿花朵的黑子與無視他的赤司並肩走在往赤司家的路途。

他的表情在閃閃發光。

而他的臉上隱約掛滿黑線。

一路上沒有交談。

 

講實在話,赤司同學可以不用無視黑子同學的,他的存在感幾乎是零。

我對後者表示認同。

可是我在赤司君眼裡是很有份量的存在。

我反對。

放心,我會吃胖一點的。

很好,那你就別長高了。

赤司君這是怕我超過你嗎?

怎麼可能讓你輕易超越。

 

他們不約而同的從對方的瞳孔中抽離,終止了表面上眼神對望實際上是心靈交談的狀態。

繼續沉默地一塊走著。

 

 

--

 

 

赤司一聲「我回來了」令黑子腦中突然閃過「赤司君也是平凡的人」這樣實際上對他來說早已化為觀念的想法,省去了不必要的衝擊。

縱然所謂的衝擊是由偏見和想像主觀形成的。

 

直至走進赤司的房間黑子方察覺到自己「不好意思」、「打擾府上了」之類的字句隨空氣飄散不短的時間了。

果然有些不太真實呢。

現實和夢境是有一段差距的。

 

「別老是做無聊的白日夢。」

他拿出一本本的教科書,從書包書櫃的都有。

「放一些有用的東西在你的腦袋吧。」

「……赤司君真是任性。」

明明自己占了那麼大的空間還硬要我塞東西進去。

「你是不想讀了嗎?」音調低沉。

「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將包包輕放。

 

「那麼開始吧。」

 

 

--

 

 

長期穩固年級第一寶座的赤司征十郎,在期中考前一個星期對於考試的範圍已滾瓜爛熟,不、應該是更早。黑子不意外,對赤司只是盯著他念書、為他講解習題本身卻什麼都沒念這點更不意外。

所謂的專一就是如此吧。

敬佩的同時,心也覺得暖呼呼的。

赤司君房間的溫度剛剛好。

嗯……。

……。

 

 

 

啪!

「不准睡,黑子。」

黑子像是屍體一樣趴在桌上動也不動。

「給我起來。」

沒有動靜。

「黑子哲也。」

沒有反應。

赤司手托著黑子的雙頰,順勢將他的頭抬起,形成面對面的姿勢。

黑子沉重的眼皮和緊皺的眉頭使赤司把欲脫口而出嚴厲的字句硬生生地吞下。

「你需要提神嗎?」左手捏了捏他的臉。

「赤司君靠得這麼近,我精神都來了。」

你的倦容原封不動擺在這是想欺騙誰呢。

「好吧,就讓你休息一下。」

他的額頭輕輕貼上對方的,互相糾纏的髮絲有些發癢。

而對方竟然得寸進尺,撒嬌似地磨蹭他的鼻頭。

 

赤司君,我可以要求更多嗎?

 

 

 

 

 

 

……真拿你沒辦法。

 

小隊長平靜的反應倒是令黑子吃驚。

於是他屏住了呼吸,等待赤司的下一個動作。

 

 

 

親吻落在一呼一息之間。

 

 

 

赤司勾起了一抹微笑。

名為戲謔的微笑。

 

 

 

 

 

 

「……赤司君,那裡是人中……。」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16-2680393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