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牽手
※帝光時期

 

 

 

 

 

 

帝光中學,期中考查前一周。
放學時間,學生們倉促的跫音,三三兩兩地步向誓言努力的歸途。
而他和他漫步的悠哉顯得格外突兀。


「到我家念書如何?」
沒把視線投射在發問的對象身上,單單是凝視著前方。
黑子緩緩地轉頭,注視著赤司的側臉。
接著進入觀察小隊長的模式。
每一次的例行公事都是幾波攻防,你來我往。
如暗潮洶湧,表面風平浪靜。

不需要言語的心靈對談。

可是此時的赤司在想什麼,他並不明白。
「那真是榮幸,只是臨時抱佛腳恐怕沒什麼助益。」
「哦、誰說要指導你的課業了?」
呃……
「就算我幫你加強,你的成績還是會一樣『普通』。」
這樣的字句他不意外,就是沒料到形體化的每一個字能確實地打擊到他。
他停頓了一會兒,
「……不好意思,那麼我就不客氣地打擾赤司君了。」
「還請你不嫌棄。」
他調整了書包的肩帶。


--


漸增的喧囂傳到耳邊,黑子才意識到他們已經抵達車站。
尖峰時段,眼前縱橫穿越的人山人海令人想退縮。
足音雜沓,人相喧嚷。
彷彿一股推力襲來,使人不得不快步向前。
宛若一股重量凝聚,壓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正當黑子欲邁開腳步時,赤司忽然抓住他的手。
於黑子的右前方,像是帶領著他往某個方向走去。
穩重且堅定,不疾不徐地穿過人群。
穿過所有懷疑。

「兩個大男生牽手,很顯眼吧。」
「你認為會有人注意到,然後對我們投向關愛的眼神?」
「不。但為什麼、」
「我擔心你走失。」
黑子突然覺得被握住的手有些發疼。
「即使我的存在感再低,甚至氣息消失,赤司君還是找得到我不是嗎?」
手骨的疼痛又遽然消退。
「嗯、說的也是。」隨即用力地甩開黑子的手。
黑子睜大了原本無神的雙眼,望向身旁的那個人。
那個人笑得如此傾城。
啊、不過只屬於一個人的便足夠了。
黑子一邊想著,撤下了無表情的偽裝,顏面線條逐漸歸於柔和。

這次換他拉起對方的。
「有時候,牽手是不需要理由的。」
赤司君,我知道你想牽手。
「也不需要看場合。」
那就別問無聊的問題。

他們齊步踏上了列車,維持手拉著手的狀態。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15-487d429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