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20121012冰火冰日賀

※陽泉火神設定,比尼桑晚歸國

※紫、火同班

※沒有任何考據別認真









「哇──你難得會買這個──」

身長有兩米高的男孩抓起前座分岔眉同學桌上的其中一根美味棒,打開包裝開始啃食,動作俐落地毫不客氣。

「唔、想說你是不是沒吃過新口味,順手買下的。」

滿嘴是食物殘渣的火神接著咬下第十二個麵包的第一口。

「謝謝喔,我的確還沒吃到。」

早已解決午餐的紫原拿起手裡咬了一半的美味棒指向他,邊拉開火神旁邊座位的椅子坐下,

「……你的食量不管看到幾次都覺得很可怕──」

「啊?你才是正餐以外吃了一大堆零食吧。」

解決完手上的麵包,火神把自己原本就要買給紫原的美味棒通通遞過去。

儘管被稱作巨人,但是在他接過同班同學兼隊友的愛心的同時,面龐表露孩子般的欣喜表情,眼神發亮似地眨著。

「全部給我喔?」

火神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嗯,雖然監督他們希望你別吃那麼多這些東西,不過辰也的包包總是有一堆……」

「大我是吃醋了嗎?」柔和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辰也!」「室仔!」默契地一同轉頭。

 

「辰也怎麼會突然過來?」放下第十五個麵包。

「來探望你們。」

「對了,今天訓練過後要不要去大我家吃飯?」

「好~~」

「為什麼是我家!」

「想讓敦也嘗嘗看大我做的料理。」

「呃、我…」

「大我的廚藝很棒的喔。」

「哦──好期待!」

「就這麼決定了。」

「喂、聽我說啊!」

火神眼巴巴地望著優雅的身影迅速離開。

紫原則是對著遠去的背影揮了揮手。

 

「欸,火神你看。」

紫原從他的桌上拿了一個物體交與火神。

「這不是辰也的手機嗎?」

 

兩人原先以為行事謹慎的冰室會很快地上門詢問他的失物。

再加上怕他到了班上找不到人,最後決定留在班上等待失主的到來。

(吃貨們沒想通他們可以分配工作,一人留守一人去找冰室)

只是課堂一節一節地過去了,那個人遲遲不出現。

反倒是一堆不明人士發了一堆短訊到冰室的手機,使兩人被迫按下了好奇心的開關。

可是不能打開它,即使多麼想知道那些訊息的內容。

因為他們是乖孩子。

於是按捺住手指的衝動,試著將注意力轉移。

 

「室仔不隨便告訴別人他的號碼的對吧。」

「但這些號碼都不是通訊錄上的人。」

「好納悶啊~~!」

紫原伸直了長度明顯異常的雙臂,慵懶地趴在課桌上。

「會不會也是女生傳來的情書?」

火神彷彿明白了什麼道理一樣在左手掌上敲了一拳。

「大概吧、室仔的櫃子一直是滿的,連零食也塞不進去。」

提到零食他又嘴饞了。

「所以是櫃子裝不下的緣故才轉為傳短訊囉。」

 

到頭來紫原跟火神依舊非常在意短訊的事情。

 

 

--

 

 

接近部活的時間,他們終於下定決心,要親自到三年級的教室一起把手機歸還冰室。

為什麼不等到部活再拿給他?

嘛、誰也擋不住兩隻大物旺盛的好奇心。

更何況他們已經在這個話題上周旋了整個下午。

若是可以飛到當事者面前問個清楚該有多好。他們想。

 

然後一路狂奔到冰室所在的教室。

比高中男生平均高出許多的兩個人,在走廊上以不與身材相稱的速度奔馳,表情極其凶惡(其實是「好想知道啊啊啊」這類的想法有些激動了),旁觀的同學無論是路人丙或者路人丁皆被此驚駭的畫面嚇得發愣。

 

「呼──火神你輸了喔。」先到達的紫原如是說。

「可惡!下次、下次我會贏的!」粗喘著氣。

教室裡正在收拾的同學無一不停下動作,寫著「有什麼事嗎?」的面容驚恐地盯著兩位「不速之客」。

他們互望了一眼,想起了本來的目的。

 

拉住最接近門邊的一位女同學,「請問冰室呃、冰室學長在嗎?」

「又是來找冰室的?他應該是往那邊走了。」指著轉角處。

那邊?不是往體育館的方向呀?

吃貨們的疑惑加深了幾分,隨即要二度展開尋找冰室(答案)的旅程。

「謝謝妳。」兩人禮貌的對學姊點頭。

「別客氣。」不如說我們被問習慣了。

是說冰室這傢伙該不會是男女通吃吧、太誇張了噢。

 

「剛才那兩個是籃球部的……」

「難怪高的可怕!」

「你不知道奇蹟世代的紫原?在籃球部超有名的耶。」

「不好意思喔我就是宅。」

「頂著紅髮的那個,二年級的時候沒見過他欸!」

「咦咦妳們有看到他掛的項鍊嗎?」

「………」

「……」

「不是每天在我們眼前晃來晃去的嗎……」

 

此刻冰室班上的同學瞬間領悟到了什麼。

 

 

--

 

 

「我們必須快點找到辰也,如果遲到了會一塊被罵的。」

「小雅子的竹劍不好惹──」

 

「喔!我知道這裡!傳說在這邊的杉樹下許願會得到很多零食!」

「是特定的時間點在這裡告白百分之百會成功吧!」

「火神你居然知道。」

「什麼╬我也是聽班上同學講的啦。」

「發現室仔了!」

『?!』

 

 

--

 

 

如同少女漫畫裡描述的場景。

一位女學生羞紅了臉,身體止不住地微微顫抖,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眼前她暗戀的俊美男子,靜靜地、耐心地等待女孩的開口,溫柔似水。

 

雖說在杉樹下比在櫻花樹下少了一點浪漫情懷。

 

「冰…冰室同學,」

「其實、其實我喜…喜歡你很久了。」字句全是顫動。

「我非常清楚、知道你、被很多人喜歡……。」

「我……」

深深吸了一口氣。

握緊拳頭,準備不顧一切地豁出去了。

「請你、」

「發現室仔了!」

『?!』

 

………。

 

首先是紫原打破了沉默。

「好像來的不是時候……」

「我們只是想提醒室仔部活時間快到了。」

「以及你遺忘的手機。」火神走向前將手機交給冰室。

項鍊上戒指的光環雙雙熠熠生輝。

女孩覺得有些刺目。

 

「抱歉,你們繼續吧。」面色帶有尷尬。

「等一下!大我。」一句話喊住了兩個人的腳步。

一轉身即迎來冰室正面的搭肩,下一秒修長的手勾住了火神的後頸。

他來不及反應兄長無預警的襲擊,便被奪走了呼吸。

 

女孩睜大了眼,臉頰浮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離開火神的唇,依然維持著貼身的姿勢。

「妳的心意我收到了,不過不好意思,」

「我不能接受。」附帶足以殺死全校迷妹的一抹笑靨。

 

/////……我、我知道了。」

「真的很謝謝你!」捂著面部迅速跑開。

逃離現場後她放下遮住羞赧的雙手,握緊了拳頭。

宛如挖到寶藏一樣驚喜、亢奮且激動。

她使了極大的力氣控制自己不喊出聲。

而這一幕那三人理所當然的並沒有瞧見。

 

「好大膽喔。」紫原默默地在旁邊看完戲然後緩緩道出感想。

「這樣做最容易令人明白啊。」鬆開了對火神的禁錮。

「……對她來說太過分了吧。」小天使的純良正常運作中。

「大我就是如此善良呢。」

「室仔不是一直都很困擾嗎?」

冰室露出無奈的微笑。

「表態的話會帶給大我麻煩的。」

紫原立刻向那高調的對戒表示鄙視。

至少這點小事他是懂的。

「咦?什麼麻煩?」

顯然火神沒有一個懂的。

「嚴重遲到惹來的麻煩喔。」

「啊啊!」

 

 

--

 

 

「結果還是吃了監督的竹劍。」

雙頰鼓起活像隻松鼠。

「用火神的料理來補償剛剛好──」

握著筷子的怪姿勢這點從以前到現在沒變過。

原因有一大半是某人老是慣著他。

至於那個某人正低頭檢視手機內的短訊。

「對了,辰也沒發現手機丟了嗎?」

收拾桌上除了紫原仍在使用中的餐具,起身走進廚房。

「當然有。」瞳孔中反射的螢幕光驟然黯淡。

尚未動作火神即示意他不必幫忙了。

「室仔竟然一副輕鬆的樣子。」

「呵呵,是我故意放在你們那邊的。」視線再次小幅度上下移動著。

「什麼?」

「快被洶湧而來的短訊淹沒得喘不過氣來。」

似乎稍微能體會那種感覺。

經過一整天疲勞轟炸的兩人點點頭。

不過跟當事者冰室比起來根本是雞毛蒜皮。

 

紫原想起了他們下午競跑的目的是為了那一堆簡訊,得到了冰室的同意便將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一同觀看著。

條件是不准掉餅乾屑。

 

果真是女孩子們的情書。

真無趣。

 

正當他感到無聊準備把目光從手機移到火神清洗碗盤的背影時,一股拉力扯著他的領帶又被迫壓上原本的位置。

 

「這……這是什麼?」

總是維持笑顏的他剎時黑了臉。

「嗯?『不准搶走我的火神君。BY火神的鄰座同學。』」誰啊……?

由此可見紫原平常並不關心他的同班同學。

 

「敦,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嗯……?呃!」

 

明明是在暖氣開的特強的秋田的屋內,紫原卻冷得直發抖。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12-9605236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
まとめ【【?籃/冰火】If you w】
 ※20121012冰火冰日賀 ※陽泉火神設定,比尼桑?歸國 ※紫、火同班 ※沒有任何考據別認真
2012/10/25(木) 18:08:36 | まっとめBLOG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