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敲敲,右打打

非主流自耕地

 

※時間設定在誠凜vs陽泉戰後

※照樣捏造,腦補很大

※身高問題微火冰有(?)

※與主旨相符好像才一段

  

 

 

 

 

 

 

Winter Cup的賽事進入白熱化。

打進準決賽的誠凜高校積極備戰,接受監督相田里子的魔鬼訓練,一刻都不得閒。遇到了例假日,練習量唯有變本加厲。

但,身為陣中重點培訓的一年級固定先發──火神大我,在今天的練習缺席了。

 

「這個笨神,說什麼也不能不出現啊!」相田對著已經不知道幾次的語音信箱大吼,焦急與憤怒交雜使她跺出足以震碎地板的一腳。原本專注的隊員們因此嚇得縮了縮身子,同時感染到相田的不安。

 

「會不會只是睡過頭啊?」

「那也睡得太誇張了!」

「哈哈,這小子真令人不省心。」

「等他現身他就會了解把練習翹掉的下場╬」

「該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

「別烏鴉嘴了!」

「……」

「水戶部你是說要不要去他家找他,哦、這是個很好的……」

「啪。」一記敲擊重重打向小金井,大紙扇威力十足。

「!……」貓眼學長抱著頭,痛得說不出話。

「你們,少開玩笑了!這種關鍵時刻不許大意。」

「怎麼可以輕易放掉!全部給我回到剛剛的練習!」

「……是!」

「那個……監督、」

「哇啊!黑子你什麼時候……」

「我一直都在。而且,我想暫時不用擔心火神君了。」

「咦?」

 

 

--

 

 

一封突如其來的簡訊讓他亂了陣腳。

起初打算利用閒暇重振旗鼓。於準準決賽敗北之後,心情仍然有些浮動。

不過沒有時間去思考太多,眼前有更迫切的事要做。

他攥緊拳頭。

 

倉促的步伐、不成規律的喘息說明了著急的少年就像熱鍋上的螞蟻。

將鑰匙插進鎖孔竟然費了他一番工夫,連打開大門、走入玄關如此平常的動作也跌跌撞撞地完成,弄得一身狼狽。不順遂的過程及屋內死寂的空氣加深了擔憂。

 

一見到床上令他掛念的人安詳的睡顏,平穩的呼吸聲入耳,所有負面情緒立刻消失殆盡。

他接著注意到了矮櫃上頭的藥物,然後手背輕撫上火神的額頭,瞬間什麼都明白了。

 

為了確實掌握寶貝弟弟的身體狀況,他打算在這裡待個一陣子。

 

幫火神敷了毛巾、量過體溫之後,開始環顧屋子裡的狀況。

換洗衣物丟得亂七八糟啊……大概是昨晚就開始不舒服了。

他轉而望向客廳裡凌亂的桌面,印象中不曾有過的泡麵使他更加確定了這點。

於是他動手整理周遭的一切。

 

晾完最後一件T-shirt,他捶捶發痠的肩膀。刺眼的陽光讓他睜不開眼,意識到日正當中的時候,腳步已邁開走向廚房。

檢視冰箱裡的食材,欣慰的面容不自覺表露。

腦中想著適合病人的菜色,準備下廚。

 

「唔、辰也你怎麼會在這?」或許是到了該進食的時間,醒來的火神拖著疲憊身軀,踉踉蹌蹌地走往傳出香味的方向。

「大我!」放下手邊的勺子,急忙地跑去攙扶著火神坐下。

「感覺如何?有好一點嗎?」

「啊、嗯,好多了。」露齒的陽光笑容,要冰室不必為他操心。

「如果不舒服別太勉強,再多躺一下也無妨。」繼續未完成的料理工作。

真是的,大我仍舊沒變呢。

 

「啊啊──糟糕了!練習……」

「我替你向誠凜那邊說過了,大家都非常關心你喔。」

「噢,謝謝你。」

「要不是黑子君告訴我,事情可能會有點棘手。」

「對不起!可是辰也你不是……」

Alex有說過我暫時還會待在東京吧。」把熱粥裝進碗裡。

「對喔……」笨拙地抓了抓亂髮。

「看來感冒的很嚴重,沒辦法接手機,大腦也燒到當機了。」手掩著嘴巴,忍不住的笑意。

「……是我不注意。」偏頭表示羞赧。

「你和你的夥伴還有重要的比賽,不要太大意了。」嘴角微揚。

冰室盛了一小湯匙的粥,用口輕輕吹氣降低溫度,謹慎地遞到火神的嘴邊。

「來,小心燙喔。」

「呃、辰也我自己來就好了……」

「呵呵。」

餐桌上剩下稀飯一點一點被消化的聲響。

 

稍微歇會兒後冰室把火神趕上柔軟的大床,要求他充分休息。

「辰也累了吧,你也該去休息。」眉間微微皺起,彷彿在說不親自確認冰室放鬆下來的樣子他是不會乖乖闔眼的。

「跟大我睡一起會被傳染感冒的。」眼裡寫著無奈。

火神頓時呆住了,除了這張床家裡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睡,讓冰室躺沙發或者打地鋪是他不樂見的。怎麼辦?

「那麼戴口罩隔離怎麼樣?」大我好單純,輕易就能看穿吶。

「好!」馬上就得到解決方案的火神開心笑著,即使顯得比平常虛弱一些,但電力依然足以使冰室險些傻住。

 

兩兄弟依偎在溫暖的被窩睡得香甜。

 

 

--

 

 

先醒來的冰室並無起床的想法,調整了姿勢以便他盯著熟睡中的火神。

 

「……嗯……辰也。」隔著口罩的聲線有些悶。

「大我你醒了?」

「…不要……不…!」

原來是說夢話啊。

倏地火神的表情變得痛苦,直冒冷汗,緊抓床單的手止不住顫抖。

視情勢不對的冰室決定強行叫醒火神。

「大我、大我!」邊拿掉對方的口罩。

「嗚啊啊!」驚嚇似地迅速坐起身。

「你臉色好差,是做了惡夢嗎?」拍拍火神的背安撫。

「呼………」

「我夢到辰也離開我。」聲音帶著沙啞。

 

下一秒冰室落入一個厚實的懷抱。

他愣了一下,雙手環住火神的腰。

「放心,我人就在這裡。」

「啊……嗯……」欲言又止。

「大我想說些什麼對吧?」

「沒有啦!」下巴擱在冰室的肩膀。

「是上次在會場要對我說的話?」

「對,只是我……」

「沒關係,等你恢復健康的狀態再好好說。」

「不!我還是現在講好了。」放開了冰室,手搭上他肩頭。

「……嗯。」面色凝重。

 

「關於那個約定,雖然我贏了,不過我希望我們的關係維持不變。」

「籃球本來就是你來我往的競技,輸贏是正常的。」

「辰也不要認為你沒資格當我的哥哥。」

「我一樣尊敬你,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失去與你拚鬥的渴望。」

「我們依舊可以當好兄弟,甚至當籃球上的好對手啊。」

一口氣說出心裡話的火神粗喘著氣,神情認真。

「……我明白。」事實上很晚才領悟到這點。

「僅僅是我的思緒還沒理清罷了。」

「辰也……」

「對不起,一時衝動講了不該說的話。」

「我不會介意的。」

釋懷的兩人相視而笑。

 

「對了,把這個重新戴上去。」口罩拋向火神。

「……」接住它後連忙動作。

不好了,剛才那樣會不會傳染給辰也啊。

「!」冰室湊近自己的唇貼上火神的。

另類的間接接吻。

「辰也你、你你跟那傢伙(Alex)一樣有接吻癖嗎?!/////」明明十分慌亂卻故作鎮定,舉手投足都是僵硬。

「不對喔,我只會對大我這麼做。」瞇眼。

火神覺得冰室眼角的淚痣似乎在發光。

 

「大我,多一個羈絆也許不錯哦。」

「什麼?」

「作為戀人的身分。」將頭埋入精實的胸膛。

/////噢,是不討厭。」眼神的飄移洩漏他的羞澀。

「咦?你懂我在說什麼?」

「別小看我啦!」

「呵、那真是不好意思。」

 

 

--

 

 

隔天。

前往體育館的路上。

 

「火神君和冰室學長好好說清楚了吧。」

「是啊,謝謝你黑子。」

「昨天沒有發生什麼嗎?」

「感冒發高燒。」

「這點我知道啊。是說火神君真的沒怎麼樣嗎?」

「不然是會怎麼樣啊?!」

「喔……真可惜。」

「你這小子果然令人煩躁!」作勢揮拳。

「唷火神,今天看起來挺有精神的嘛!」大手拍上他的頭頂。

「監督八成會給你加倍的訓練量。」

「呃……」

「你好啊火神君,欠我的五倍要認命還喲」慣例的燦爛笑顏。

|||……是。」

唉,不過算了。

 

他無意間撫摸頸上的指環,俊秀的臉龐浮現於腦海。

火神突然慶幸自己生了一場大病。



(END)





*後記:
驚嘆號出現頻率好高!!!
唸起來有節奏感的段落不是錯覺
我果然是押韻控嗎隨意寫還會押
火神那段話我根本打的語無倫次OTL
對不起我只好去重修語文表達能力
幸好他是感冒狀態不意外(ㄍ)
私心的歸國組是親情>愛情
不過太親密的兄弟還是感覺怪怪的XD
所以執意寫了愛情向
是說最近快跌進另一個坑了

火神麻吉天使(呸囉呸囉)
黑子ㄉㄉ永遠是對的ㄎㄎ

留言

請問能將文章轉載至冰火吧嗎?
2013/07/24(水) 00:17:16 | URL | 淨琤 #-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請問能將文章轉載至冰火吧嗎?

沒問題喔請便^_^
2013/07/25(木) 22:28:51 | URL | 廚廚愛晨泳 #-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psinking.blog.fc2.com/tb.php/10-cf9cb78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引用